四川凉山为何林火频发 这里扑火危险性为何如此大?


此前,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,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“新冠肺炎”,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,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。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,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“瘟疫之河”的污名,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,质疑泛暴派的动机,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。

面对声讨,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却反复声称,民政处与建制派是在“政治打压”,而对于小册子中的各种问题杨却始终不正面回应。对此,拥有12年香港区议会资历的工联会新界东办事处主任邓家彪指出,民政处对区议会的拨款审批相当严格,凡漏印区议会名字或作个人宣传的活动,一律均不会发还款项,过去曾有先例,完全不涉及杨所说的情况。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77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097人,重症病例减少179例。

泛暴派议员杨雪盈(图源:香港“东网”)

截至3月28日24时,据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,现有确诊病例2691例(其中重症病例742例)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5448例,累计死亡病例3300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1439例,现有疑似病例174例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01884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8581人。

当下,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,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。香港市民直言“我们好痛恨病毒,但我们更讨厌‘黄毒’。”香港《大公报》评论指出,大战当前,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,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,抗击疫情。泛暴派抢眼球、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,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,完全是不择手段、不负责任,罔顾公众健康。

从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登录南航官网,发现4月8日该公司武汉飞广州航班共有5趟,起飞时间分别为12时,14时,15时35分,17时20分和21时30分。从4月10日起,武汉至广州加开两趟航班,起飞时间分别为9时和10时05分,以上航班经济舱价格变动为1940元。除北京外,南航还开通通了4月8日武汉直飞上海,成都,深圳,深圳,杭州,海口,西安等国内主要城市的航班,每地航班量在3至5班不等,经济舱机票均在1000-2000元左右。【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】早前,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(港币,约人民币113.4万)助社区抗疫,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,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,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,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,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。

南航湖北分公司市场销售部经理王海表示,作为在汉运力份额最大的基地航班,南航4月8日计划在武汉机场首批恢复进出港航班近100个,主要涉及华南,华东,西北,西南,东北,新疆等地。目前,已有80个恢复航班开放销售。

何俊贤(图源:香港“东网”)

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,泛暴派把持区议会后,常常发生滥用区议会平台及资源去搞政治抹黑动作,这次对新冠肺炎的污名化也是其中一种手法,根本没有理会区议会本身的职能、市民福祉等。